灌河赏鲸

到过苏北响水的人都知道那里有条美丽的河,名叫灌河。灌河像一条欢腾的银色巨龙,奔驰在广阔坦荡的苏北平原上,它流经连云港、淮安、盐城三市,直泻浩瀚无垠的黄海。

灌河又是江苏省唯一的在干流上尚未建闸的天然入海潮汐河道,全长74.5公里,在响水境内流程近40公里。这里河宽水深,四季无冻,终年可以通航,是十分难得的“黄金水道”,人们称之为“苏北的黄浦江”。滔滔灌河其水运动功能早已引起世人瞩目,其景色更是名闻远近。然而,在灌河诸景中,最为罕见神奇的还要属“灌河赏鲸”呢!

2001年、2002年,苏北灌河连续两次过鲸群引起世人瞩目,实可谓华夏又一奇景。

(图片摄影:薛恒宝)

据《响水县志》记载,每逢闰年的七八月间,被当地人称为大鱼的鲸便随水而上,若沉若浮,经陈家港、海安集、双港等地,群鲸阵长二三里,一路戏水,浩浩荡荡,直游到上游40公里处的响水县城以西的一座龙王庙旧址,嬉戏一番,又随潮水回归大海,群鲸往返的游程中,水上始终呈现着奇丽壮观的画面。当地民间传说为“大鱼拜龙王”。

当地人说,这群“大鱼”虽然光顾灌河若干年次,但很少有人看到一条“鱼”的全貌,于是众说纷纭,有的说是鲨鱼,有的说是海豚,还有的说是鲸。但大多数人分析认为,鲨鱼尾宽于身,如背出水亦见尾;如是海豚则个儿没有这般大,背又不可能始终露出水面;鲸倒有可能是真,因鲸躯庞大尾却细小,因而露背不现尾。

上世纪80年代以来,鲸群鲜有踪迹,掐指算来,已有七八年未曾听到群鲸过境的消息。然而,我却有幸乘船追至这群鲸中,与群鲸同行,观看了鲸群欢快戏水、轻盈优美的姿态,真可谓一饱眼福啊,同时也证实了多次光顾灌河、且民间传说颇多的“大鱼”是鲸了。

2001年5月23日是一个普通的日子,阳光清澈纯净,灌河上神奇般地一天两次出现鲸群过境的壮观场面,吸引着两岸成千上万的群众观看,我用摄像机真实地拍下鲸群畅游灌河这一难得的景观。

23日上午7时30分,鲸群顺流而上,入灌河口,经陈家港码头一路西去,游至海安集乡境内,停下戏水。9时10分,鲸群已结伴由西向东回游大海,站在岸边向河面上望去,鲸群长达二三里长,几米长的鲸时而跃出戏耍,嬉戏之状不时引起岸上人的喝彩;大的鲸长达一二十米,若沉若浮。更有数十条并列成队,一拨又一拨游过,鲸群过处,浪涛拍岸,河面上小船早已靠岸,一些大船似乎不想惊扰鲸群,也向两岸避让。在这群鲸的前面,灌河水下的鱼,不论是四鳃鲈鱼,还是火红的鲤鱼,或是其它大鱼小鱼,很多很多地跃出水面穿空向前,一起一落,起落不断,好似兵勇为官轿鸣锣开道。人们一直望着鲸群在层层浪花和腾腾雾气的笼罩下向东游去,直到消失得无影无踪还不愿离去。

也许是游兴未尽,当天下午灌河口再次出现了鲸群来回游玩的壮观场景。下午4时30分鲸群比上午还要多,成群结队地向上游游去,为了更好地观看鲸的风采,我租下了一条船向鲸群驶去,很快置身于鲸群之中,前后左右都可见到鲸影浮现,忽远忽近,时而两三条,时而四五条,黑而发亮的鲸背露出水面,拱动一下又沉入水中。河面上浪涛翻滚,船只也随浪摇晃个不停,见有船只靠来,鲸炫耀地在水面上跳跃,最近的离船头只有10多米。

这时,我才感到鲸不好拍,你看那庞然大物一跃便跳出水面好几米,刚把镜头调过去还没聚焦,鲸又沉入水中,拍下的只是丈余高的浪花,于是静下心来等鲸再出来,它却又从20米开外的水面冒出。这下有了经验,看到这家伙沉水浪花起时,便把镜头向前移动一段距离,总算拍到了鲸高高跃出水面、足足有三米多高、来个转身跳的镜头,姿态轻盈优美。跳跃时可清楚地听到鲸的喘息声,宛如牛的声音。

正当我全神贯注地拍摄时,身旁有人喊道:“快看,这一处水下有大鱼。”我连忙调整姿式,见左边20米开外水面上浪涛翻滚,似乎水下有千百条鲸在游动。这时,突然有七八条大鲸同时闯入镜头,我一边拍摄一边兴奋地大喊:“快把般靠上去,再靠近一点。”船老大不理睬我,时开时停,始终和鲸保持一二十米的距离。鲸戏耍的花样不少,时而翘头喷水,水柱高达丈余,似喷泉飞溅。更有数十条鲸并列成队,一拨又一拨从我们的船旁游过,鲸群过外,浪涛拍船,船儿晃得更厉害了。

就这样,船在鲸群中时开时停了半个钟头,我也心满意足地拍下了不少精彩的镜头。下午5时许,鲸群在我们船只的护送下开始返航归海,黑色的脊梁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,拍水声连成一片。早有准备的船民一片欢呼,并燃放鞭炮。鲸似乎很有灵性,跳得更欢了,渐渐地消失在大海与灌河的交界处,河面上一下子平静下来。

鲸群离我们的船远去了,余兴未尽的我突然想到了“大鱼”吃人的传说,感到有些后怕了。据《响水县志》记载,民国31年(1942 年)7月,日军驻扎响水,一日,有一姓李的翻译官于灌河涨潮时在河边码头上洗脚,被一条“大鱼”发现,窜上来一口,将他的臀部咬去,这个汉奸当即不能动弹,不一会便死去了。这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望着河面上来来往往的船只,我似乎感到光顾灌河里的鲸好像还有惩恶扬善的美德。

这次群鲸过境数日后,国家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们专程赶来,乘船考察了响水灌河水系及灌河盛产的鱼类,仔细观看灌河鲸群的照片和拍摄的新闻专题片,走访了现场围观的群众,确认灌河过境的鲸属鲸目、领航鲸科――伪虎鲸。专家说:“伪虎鲸系鲸的一种,体温37摄氏度,为胎生,一胎一仔,孕期11个月左右,哺乳期 8-12个月,8年性成熟,生命期80年左右。伪虎鲸在海洋活动范围较广,每年四五月份由南向北,七八月份由北向南进行索饵回游,喜追食鱼群,更喜爱食鲈科鱼类。

“灌河水质较好,有丰富的四鳃鲈鱼资源,是伪虎鲸出现在灌河上的主要原因。”专家们还推断伪虎鲸今后还会光顾灌河,为灌河增添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海洋研究所董金海教授介绍:“伪虎鲸有很高的科研价值,目前只有日本海珍馆存有这种鲸类,过去只是在海洋里见过零星这类鲸群,进入淡水河尚少见,在国际上尚无如响水这样清晰详实的图片和录像资料,这将会吸引许多海洋生物专家来响考察。”

事实上,这种鲸光顾灌河历史上已有多次,只是无人研究它。至于“大鱼拜龙王”那只不过是民间传说而已,专家们认为鲸群光顾时正是雨水盛季,灌河上游连洪泽湖,水中有大量鱼虾和其它微生物,加之闰月,在这个季节里有两天潮汛特别大,所以鲸为饱口福,借水而游入这又宽又深的天然灌河,嬉戏交配。

大鲸群前边腾空穿梭的内河鱼儿,事实上是为了避让它吞噬而拼命奔逃的缘故。至于有人说是鱼兵蟹将前来龙王庙朝拜的,且属趣谈罢了,因为到了龙王庙旧址再往上,水位明显偏低,由于鲸担心搁浅,同时预感到潮水将退,故到此止步。

2002年7月15日,农历六月初六,灌河再次出现了群鲸畅游的场面,吸引两岸成百上千人观看。是日上午7时许,约有200多条鲸组成的鲸群随灌河涨潮顺流而上,一直游至陈家港镇海安集地段。上午10时30分,鲸群开始结伴向东回游,一路戏水,浩浩荡荡,阵容长达1里有余。中午时分,鲸群才恋恋不舍离开灌河回归大海。

内河出现如此壮观的群鲸结伴畅游场面已不多见,连续两年再现大鲸群过境更属罕见,众多媒体报道了这一奇观。我不想在鲸群为什么出现在灌河上留下更多的笔墨,倒是沿海赤潮,海鱼回游应该引起世人关注。

鲸群畅游灌河,的确给灌河增添了几许传奇的色彩。其时金港银滩的灌河,物华天宝的响水必将吸引众多四海宾朋光临,赏鲸观光,投资兴业,把响水建设得更加美丽富饶。

(注:此文先后被《人民日报》海外版副刊、《扬子晚报》副刊、《海洋世界》、《旅游纵览》等30多家报刊杂志登载。)

转载:http://www.dffy.com/xiaoyaofawai/suibi/200710/20071006092613-2.htm

2 thoughts on “灌河赏鲸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